深圳市残友电子善务股份有限公司

资讯中心

联系方式

客户服务:
0755 25712959

联系地址:

深圳市罗湖区梧桐山坑背村30号1楼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残友创始人郑卫宁:网络世界无残疾

    2012年6月5日,首届APEC青年创业家峰会在北京举行。在“站在巨人的肩膀 - 草根NGO的创业导师”论坛上,残友创始人郑卫宁表示,弱势群体借助互联网和电脑可以强势就业,残疾人坐在电脑前面,就屏蔽了他四肢的不方便;就头脑来说,残疾人比正常人又更多了耐心和时间,在网络世界没有残疾一说。

    郑卫宁还认为一个好的企业如果一开始就是让创投来扶持,这个企业一定没有生命力。如果他真能自强地走路,不用创投扶持,那么这个企业一定会找到自己特别好的产品和服务。

以下为郑卫宁演讲实录:

    我13岁家族遗传了血友病,从小在地上爬,每个月、每个星期都要补充健全人的血才能生存,输血的费用非常高,一直感觉自己是社会、家庭的负累。中国像我这样的残疾人是8300万,这样的一群人不是社会歧视他们,他们自己本身的寸步难行的状态,就使得他们很难融入主流社会。我是很幸运的一个人,住在深圳,从90年代中期互联网开始兴起,我们就赶上了这一拨。做到现在有九个社会组织,有32家分公司。其实从1997年到现在的15年,我们没在银行贷过款,也没有领过政府部门的补助,因为我们是草根的,又不是民政的,又不残联的。

    所以我经常在全国各地跟要创业的年轻人分享,我想告诉他们的是,残友能走到今天,就是每一个参与的人在这里当做能实现他的价值的平台。我们公司从开业一直到现在,从汉族人到维族人大量的使用,弱势群体借助互联网和电脑可以强势就业,残疾人坐在电脑前面,就屏蔽了他四肢的不方便;就头脑来说,残疾人比正常人又更多了耐心和时间。所以我们证明了残障人群在电脑前通过互联网工作的时候,是一种优质的人力资源。

    这么多的朋友都想创业,我们觉得做社会企业,我们做了十几年不知道什么叫社会企业。一直到去年,我到台北去参加世界慈善高峰论坛才知道,原来我们这种叫用商业的手段来解决社会的问题,我们用的商业互联网的手段解决了残疾人就业难的问题。

    从十五年前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既没有想到去做什么救别人的事,也没有想到去解决什么社会问题,就是想实实在在地想做一个企业,体现一点个人价值,能养活自己,都没有想到还能养活家人;更没有想到像今天这样还能奉献社会。

    今天场上有很多的年轻人,我只想告诉大家,我认为一个好的企业如果一开始就是让创投来扶持,这个企业一定没有生命力。如果他真能自强地走路,不用创投扶持,甚至像我们这样,那么这个企业一定会找到自己特别好的产品和服务。

    残友这个品牌近些年引起了海外、港澳台、欧美很多福利国家的高度关注,我们感觉并不是说在残友这个平台工作的残疾人就过上了高福利国家的残疾人的日子。它的意义是什么呢?人道主义思想有一个核心的东西,叫马斯洛需求;把人的需求分为五级,温饱、安全、社交、情感,最高的一级是自我价值的实现。我们觉得残友选择的这种工作和生活的方式,主要的就是解决了残疾人因为自己自身的障碍,在融入主流社会的过程中产生的那种自卑感。

    所以说我们残友招生有一个很简单的口号,就是让所有的残疾人参加残友,过一种有尊严的、创造价值的生活。我们残友把各种社会组织和各种公司结合起来,力图在八小时之外解决好大家的上下班不变、吃住、洗衣、心理辅导等等问题,创造这些条件能让残疾人坐在电脑前跟所有的技师一样,尽量地发挥他们的才能,让他们更有条件地实现自我价值。可能残友的意义,我觉得主要是在自我价值实现方面。残友有个原则叫不抛弃、不放弃,一个都不能少。因为我们不是视为劳资关系,我们认为这是残疾人实现自救的一场革命运动,所以在这场运动当中,我们口号是:最可怕的不是失败,而是不能并肩前行。我们针对这个有一个退养制,只要这个残疾人参加残友,到他的身体不行了,无论是几年,我们会给他历史上最高工资的退养。目前我们这样的病号有将近10个人。

    我觉得这个是社会企业和NGO组织的根本区别,在我们国家,像残友这样的企业是工商部门登记的工商企业;NGO组织是民政部门登记注册的。当然由于前些年社会组织的登记比较严格,也迫使一些社会组织采取了工商登记的形式。但是我觉得最核心的问题是,如果你是一个工商登记的企业,想用商业手段解决问题,就必须有很好的、高附加值的产品支撑你的可持续发展,这个很重要。

    我们很幸运,刚才我也说到了,残友的残疾人工作人员使用的都是电脑,没有比正常人显现出障碍,我们说网络世界无残疾。以我们的软件公司说,我们的残友软件是深圳的知名品牌,在深圳也只有三家,就是中兴、华为和我们,这也能说明一些问题。残友的目前效益也非常好,因为我们在深圳有十几家产业链的概念,就是从软件、动漫、电子商务,在全国是综合的扩大生活方式的作用。在深圳这些产业的残疾员工,他的实物工资加他的货币工资,不低于任何一个同类型公司的工资水平。

    在残友创建的初期,我起了一些关键的作用,这是所有的创始人都会有这样的特点。但是随着2007年我的所有股份的裸捐,和2009年郑卫宁慈善基金会成立以后,把我所有裸捐的股份和品牌收进来,实际上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残友是一个社会持有的公家企业。另外,在残友的摸爬滚打中,很多残疾人跟我一样已经在各行各业锻炼成了非常优秀的管理团队。我们所有的公司和部门可能都是残障人士,但是包括风投和任何我们的客户,没有一个会说我们的管理会比其他的高科技不专业。

    至于我本人,很少有血友病人能够活过50岁,我今年已经57岁了,在这样的死亡阴影下,我和我的同事就对要发生的事都做的很早的安排,所以目前才形成了这样一个社会共有的机制,和残友的300人从技术、到行政、到社会服务管理的专业的团队。


报道来源:网易财经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1-11 17:04:24  【打印此页】  【关闭